每个人都有改变社会的力量

每个人都有改变社会的力量

我们都是选民,更是公民
每个人都有改变社会的力量

一个成熟的、有现代文明素养的公民,是民主社会的基石。台湾现今的教育乱象、政策荒腔走板、缺乏监督,何尝不是源于我们公民教育的失败,因为我们身为家长,亦为公民,从未认真意识自己的职责所在,从未发挥我们的力量。

我们是公民社会的「公民」,也是民主社会的「选民」,肩负着改变社会的原动力。台湾年年都有选举,在这个选举挂帅的年代,所有政策的制定、讨论到执行,其实都在「投选民之所好」,所谓「民之所欲」常常牵动政策走向,为了选举,「讨好选民」往往成为最简单的快速之道。

坦率地说,在这种媚俗的政治气候下,大部分选民都是政治人物极力讨好的对象,因此,如果我们很明白标举我们对教育的期待、对教育的需求时,当然也就能够引导他们往这个方向走。

于是,在此我们要来讨论「家长/公民/选民」多元一体的身分。毕竟,我们的公民教育及判断力,究极而言,形塑了我们当前身处的环境,也最具体影响对孩子的身教,教育当然也不例外。

政治人物只经营现在,没有经营未来

很遗憾,举国上下如今所有能在官场生存下来的首长、官员及民代,绝大部分都被迫必须学习媚俗、讨好民代、讨好选民,难怪他们只愿意花力气经营「现在」,没有远见经营「未来」,放任问题如气球不断膨胀。

我们看到,最有人气的立委是懂得「深耕」地方,以红白场应酬、跑摊为荣,而不必将能力展现在政策、法案的制定修改,或思考国家社会的走向。而各级民意代表,最普遍的形象是以惊悚、无意义的标题,霸占发言台,对着官员急吼拍桌,搏取新闻版面与知名度,表现出的尽是对社会最坏的教育示範。

但当这类政治人物不断连任,这难道不是出自选民的纵容?

当这些恶形劣状的镜头,成为媒体最喜欢捕捉的画面时,当然挤压了专业负责的民意代表的空间,好的政策讨论也没有抒发的管道,无异造成劣币逐良币的现象。

这不只是对官员的霸凌,究其本质,更是对所有选民的霸凌,对所有教育理念的霸凌。

做个具有现代文明素养的公民面对这种「霸凌」的议会文化,谁愿意毫无自尊地站在台上,被公然凌辱?这势必使优秀人才视进入仕途为畏途,又怎幺可能会有好公僕?我们容许民代无意义地羞辱官员、是非不分时,如何期待好的人才会有心做好这些工作?

但是,当我们不断检讨民代的同时,我们更需要将批判的矛头对準自己。因为在过去威权时代,党政树立和规範了一切价值观,但当台湾社会进入民主化时代,经过一段时间的脱序、混乱,之后要靠谁来建立新的规範?

追求什幺典範?树立什幺样的价值?这些全部都必须由人民(选民)自己决定。

那幺,什幺叫做「现代文明素养的公民」,我在此试举几项标準:第一,倾听;第二,尊重;第三,明辨是非;第四,以开放的心态观察世界和未来。

素养一:倾听

首先,我要说的是,台湾是个「不会倾听的社会」。因为不会倾听,就不能从别人的经验吸收到新的东西,所以只好用刺激的东西来满足。

大家都有一种共同经验,我们常看到某些大人物在台上演讲,台下叽哩呱啦聊自己的事,根本不在乎台上讲什幺。有趣的是,等到原本台上的讲者下台后,他竟也开始和旁人交头接耳、大打招呼,丝毫不觉得有错。

讲者跟听者显然一致认为,上台讲的都是例行公事、场面话而已,听不听没关係。既然如此,那何必浪费大家时间?这种在任何一个国际场合、文明社会的基本尊重与礼节,在台湾却是完全不被当成一回事。

想想,这个「不倾听」的积习,不是从小养成的吗?父母不倾听自己的孩子、老师不倾听学生、学生不倾听大人唠叨,选民当然也不倾听政治人物的治国理念……,所有人似乎急切张着嘴批评,又忙不迭地关上了双耳,变成一种恶性循环。

倾听必须从小学习,这是现代公民素养的第一课。

素养二:尊重

因为不懂「倾听」,连带也不会尊重和自己差异的意见。

台湾经历了这幺多年的民主选举,可惜我们在民主化之后,却不够了解民主的深度,没有一种共同追求共识的能耐和胸襟,往往遇到意见矛盾冲突,双方的第一个念头全是「为什幺他要跟我不一样」?而不是「我为什幺不能跟他一样」?或是「既然有不同,我们如何找到共识」。否则,至少也该做到「我未必同意你的看法,却也尊重你表达的权利」的基本素养。

素养三:明辨是非

公民素养的第三课,是「明辨是非」的能力。

我们常看到「只问立场,不问是非」的现象,这也是许多电视名嘴、政府官员以及民代,发表公共言论时经常展示的样态。如果说知识是一种力量,在知识普及之下,知识的力量能否转移成判断力和实践的动能,就显得极其重要。

特别在全球化的当下,如同英诗中说的:「没有人是一座孤岛。」(No man is an island.)每个人并非孑然独立,每一件作为或不作为,都互相产生影响,无可逃脱。

家长要了解,政治人物最终在乎的,还是我们手中的选票,因此我们对教育理想的期盼,必须转换成对政治人物实际的要求,逼他们拿出真正的愿景、远见及实践能力,採取行动,才有真正的意义。

素养四:以开放的心态观察世界和未来

三十多年前,服务生根本就被视为是「跑堂的」,当时很多爸爸、妈妈带小孩去喝下午茶,即使年轻的服务生殷勤招呼,等到服务生一离开,父母就跟孩子说:「你啊,不好好念书的话,有一天就会跟他一样。」

当年,一般人对跑堂、端盘子的人,就是抱持这种看法。然而,同样情况在国外也许就会不一样,父母可能愿意多付小费,鼓励敬业认真的工读生,因为他们将这个工作机会视为一种历练,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珍贵的历程。

更何况,科技终会落伍,今日的发明可能变成明日的废料,当我们还以为传真就是世上最伟大的发明时,曾几何时,传真机都快变成上一代的记忆,现在年轻人都用电子邮件、玩脸书。

然而,服务却永远会被需要,尤其当它转换成事业与自信以后,它已成为饮食艺术的专业表现,是许多年轻人愿意尝试的生活艺术。

时移事易,今天来看,很多服务业的精神,都成为其他行业重要的参考;即使是科技业龙头,现在都开始讲求服务的理念,因为代工不只是製造业,也是一种独特的服务业。

美国知名的IBM,也早已从销售硬体的电脑商,转型为提供「整体解决方案」(total solution)的企业,这些都借取了服务业的精神。从这些异业学习的例子来看,服务业早就不是「端盘子」、「跑堂的」浅薄层次了。

世况翻腾多变之际,家长过去的经验值不断遭遇挑战,一味墨守成规注定要被时代淘汰。

身为家长的我们,是一切改革的起点

如何发挥公民力量监督教育、为教育把关,我们整个社会都需要「思考与判断力」。如果家长能够很明白标举我们对教育的期待、对教育的需求时,当然也就能够引导政策往这个方向走。

因此,我们不要小看自己的影响力,家长也是选民,我们所做任何决断、任何行为,其实都是在用行动投票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其实拥有改革的筹码,如果大家觉得理想的教育是一种普世价值,为什幺我们不能了解未来小孩到底要什幺,并付诸行动去改变?

现在就是觉醒的时刻

我们身为一介选民,对自己的权利意识够不够强大?强大到足以让劣质的节目或报导绝迹?强大到,可以让自以为全能的大政府退场,释出改革的空间?强大到,让只知媚俗讨好、不务正业的民代下台?

美国人类学家和环保先驱玛格莉特.米德(Margaret Mead)坚信:

「一小群思想深刻而富有执行力的公民将能改变世界。」(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people could change the world.)

家长们,我们不要再逃避,我们对台湾的教育、媒体及政治发展有绝对的责任。不要认为自己有无力感,改变的开始、起点以及真正的力量,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。

摘自《教育应该不一样》

每个人都有改变社会的力量

Photo:Nick Carter, CC Licensed.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上一篇: 下一篇: